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棱镜丨新发审委候选名单玄机:全为专职委员,税后年薪20万元 ...

摘要:  划重点:与上一届不同的是,第十八届发审委员的53人候选名单中,中介机构委员比例超过一半,合规审核的导向将更加明显,公司价值更多留给市场判断。发审委员此前有专职与兼职划分,第十八届则全部为专职委员。提 ...

编辑001缩小放大

2018-11-28 20:09

  划重点:

  1. 与上一届不同的是,第十八届发审委员的53人候选名单中,中介机构委员比例超过一半,合规审核的导向将更加明显,公司价值更多留给市场判断。
  2. 发审委员此前有专职与兼职划分,第十八届则全部为专职委员。提高IPO门槛后,不少公司自动退出,排队现象大大缓解,专职委员足以覆盖目前的发审节奏,客观上也不再需要兼职委员。
  3. 专职委员税后年薪为20万元,兼职则是计件工资,参与一个项目可得300元酬劳。
  4. 一位投资机构人士表示,发审委不应只拿着放大镜去看财务数据和翻历史旧资料,革新审核理念与判断未来产业或许更为迫切。

  《棱镜》表示,此次名单的亮点在于,来自中介机构的比例更高。在他看来,监管层释放的信号是未来的审核将以合规与信息披露为核心,净利润等财务指标将被淡化。

  一位接近证监会的人士则透露,发审委的换届由刘士余主席推动,发审委员的结构变化是IPO改革的一部分,但审核理念与导向本质还是在贯彻证监会的意志。

  “资本市场仍有许多配套制度要跟上,比如退市制度仍不健全,上位法需要修改,集体诉讼缺乏支持等。”他说,但IPO改革也需要先易后难,要有抓手来破局开路。

  中介机构委员比例增加,一年仅赚20万元

  本届候选人名单人选共53名,其中,25名候选人来自证监会派出机构和沪深交易所等证监系统,15名来自会计师事务所,13名来自律师事务所。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中介机构委员比例超过一半。而第十七届发审委构成中,中介机构所占比例只有38%,其中,只有4位来自会计事务所,5位来自律师事务所,在专职委员中占比就更少。

  同时,相比此前多届发审委而言,本届候选人名单中,中介机构的来源更加集中和聚焦——只有会计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评估机构、券商、基金公司、高等院校等其他机构都被排除在外。

  今年9月14日,腾讯《棱镜》曾独家报道,发审委的兼职委员要取消,并将加大中介机构高管任职专业委员的比例。

  9月30日,证监会晚间发布《关于修改〈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办法〉的决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一项是将发审委人数由66人减少至35人,同时取消部分委员可以为专职的规定。

  这意味着53名候选者中有18人需要被“淘汰”,并且委员将全部为专职。

  同时让外界好奇的是,担任专职发审委员究竟能赚多少钱?因为一半的委员此前都曾任职中介机构高管职位。

  上述现任发审委员对腾讯《棱镜》表示,专职委员税后年薪为20万元,兼职则是计件工资,参与一个项目可得300元酬劳。

  对于来自中介机构的委员而言,一旦专职就需要在原单位暂停执业。而与他们之前的收入相比,专职委员的薪酬很低。

  但一位来自于律所的前发审委员表示,能够入选发审委,本身是一种很高的荣誉,说明了行业地位和专业水平,“即时钱少,大家也愿意去干”。

  候选人名单如何选出?合规审核被期待

  这53位候选名单从何而来?

  上述现任发审委员告诉腾讯《棱镜》,一般而言,证监会会在9、10月份通知各相关行业协会启动报名程序。接着,协会按照证券业务规模大小,让排名前列的中介机构报名。“中介机构内部筛选,报上一份名单给协会,行业协会初选之后,证监会来定夺最终的候选名单。”

  多名券商投行人士均表示,中介机构委员的增加会带来更多市场化的力量,并期待新一届发审委将审核重点放在合规与信披上,而不仅仅是净利润等财务指标。

  一位投资机构人士则认为,中介机构增加,也依旧是拿着放大镜去看企业的财务数据,翻看历史旧资料,他们还是需要革新审核理念,判断未来。“会里的力量依旧强大。”

  对于该观点,上述发审委员并不同意。他认为,全球的资本市场,上市审核都围绕着合规审核和督促信息披露。“中介机构增加,肯定会在合规与信披上,督促公司做得更好。”没有人比会计师和律师对规则更熟悉。

  他透露,证监会的审核导向中,的确特别看重公司历史沿革,那是因为中国企业的历史复杂,公司制度建立时间较短。“公司法在上世纪90年代才确立。因此证监会要求核查企业的历史沿革无可厚非。”

  如果回归到为公司作价值判断,“那将是IPO审核的倒退。”他的立场坚定。

  IPO堰塞湖退潮 兼职委员退出舞台

  另一个问题是,新一届发审委为何取消兼职委员?

  上述发审委员透露,这和发审委人数减少也是同一个原因。

  “因为提高了净利润门槛,不少排队的公司选择退出,IPO堰塞湖现象得到缓解。”一来待审项目减少,不需要那么多的委员,专职委员的产能利用率都没有饱和,更不需要兼职委员;二来委员太多不好管理,需要把会计所、律所和业务能力强的证监系统人士变为专职。

  根据腾讯《棱镜》的数据统计,第十七届的63名发审委员中,只有42名专职委员参与过发审会审核,其余21名兼职委员都没有参与过。

  此前的兼职委员多数来自发改委、税务、基金公司、券商和高校等机构,“意在为专职委员作梯队补充”。

  他进一步表示,此前的兼职委员对规则不太熟悉,比如说发改委的更懂产业逻辑,高校出身熟悉理论,有些基金公司则对于投资价值偏重一些,从第十七届兼职委员的表现来看,他们似乎成了摆设。

  他透露,更早之前的几届兼职委员,参加发审会也比较少。“专职委员开四五个发审会,兼职委员才开一个发审会。”

  因此,在目前IPO排队情况大大缓解的前提下,专职委员足以覆盖目前的发审节奏,客观上也不再需要兼职委员。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