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杭州平台贷款余额总量严控 如何调整投资策略?

摘要:  上周小冯妮儿写了一篇文章,说杭州已经约谈了头部平台,要求降量 20%。传杭州已约谈头部平台:要求月底前在贷余额降 20%  约谈之后,各大家平台都领到了自己控量的指标,而具体的数字就是商业机密了。  目前 ...

编辑003缩小放大

2018-12-18 10:47

  上周小冯妮儿写了一篇文章,说杭州已经约谈了头部平台,要求降量 20%。传杭州已约谈头部平台:要求月底前在贷余额降 20%

  约谈之后,各大家平台都领到了自己控量的指标,而具体的数字就是商业机密了。

  目前的形势看来,平台贷款余额总量严控已经是实锤了,但总量控的标准就在上峰自由裁量范围之内。

  就像弹簧一样压的最多弹的越厉害,雷潮之后上峰对 P2P 严上加严。

  01

  对平台砍量,实际上是一举多得。

  我们知道,平台靠中介费(也就是利差)来赚钱,那么控制放款规模也就是在限制盈利能力,也就扼住了平台的深喉。

  对小平台来说,今天砍掉 1 个亿,明天去掉 1 个亿,砍着砍着利润没了,市场环境又差,平台自然而然就要考虑清盘了。

  对于大平台,这个时候咬着牙也得坚持到备案了(虽然备案现在遥遥无期,有没有也不知道),只能损失点利润自求多福了。

  不大不小的二线平台最尴尬,要么也寻求业务转型,要么就一直撑着,可上可下。

  政策导向和市场规律的双重作用,清理了一批潜在有风险的平台。平台数量少了,weiwen 压力少了很多。

  02

  这政策能推行下去吗?

  控量的目标有两种实施方案:一是大家一碗水端平,所有平台都一致控量。二是各家平台有各家的指标,具体谁多谁少,上峰自己最清楚。

  我之前写过,强降 20% 对于大平台来说很难,小平台容易的多。

  如果不是让大家只虚报数字,个人认为上峰大概率不会一碗水端平: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小平台被劝退或者被挤压生存空间,而大平台在平稳运营的情况下保持贷款余额逐步下降。这样才可能达到调控总贷款余额的目的。

  在之前的文章里我多次写过,现在是政策主动去挤压泡沫的阶段,平台最大的风险已经从老板跑路的道德风险变为政策风险。

  这么多年来,这段时间对于平台是最坏的阶段,因为政策靴子不落地,市场投资热情惨淡,资质差的平台主动或者被动退出市场。

  但对出借人而言,这是最好的日子。政策越严,对出借人的保护程度越高,我们筛选平台的试错成本越少。就算是良性清盘,我想大家也不用太担心,平台清盘同样要报备,需要在监管下有序完成。

  回到杭州的这个政策,能看到的是,鱼龙混杂的市场即将结束,大平台的品牌效应会越来越强,而小平台则会有序退出市场。(早先有传闻 10 个亿以下的平台都可能会清盘,最近政策风向又有变动。)

  具体到我们的投资策略,待收 1 个亿以下的平台就不考虑了,待收 1-10 个的平台谨慎观察,待收 10 亿以上的平台作为重点平台筛选范围。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