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涉嫌暴力催收,逾期率高居不下,信用卡代偿“钱景”如何

摘要:  1月2日,维信金科公告称,已于近日出售杭州维仕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及其业务平台,出售事项完成后,将不再经营线上至线下业务平台,而是通过其线上业务继续满足借款人需求。  新金融头条注意到,维信金科出售该公 ...

缩小放大

2019-1-7 09:42

  1月2日,维信金科公告称,已于近日出售杭州维仕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及其业务平台,出售事项完成后,将不再经营线上至线下业务平台,而是通过其线上业务继续满足借款人需求。

  新金融头条注意到,维信金科出售该公司可能是为了将其业务重心逐渐转移至线上及信用卡余额代偿方面。据悉,目前维信金科旗下有卡卡贷、维信现贷等产品。不过,上述产品在近日遭受到不少关于暴力催收以及强制收取砍头息的投诉。

  1月3日,一位借款人向新金融头条反映,在维信卡卡贷上借款只剩最后一期未能准时还款时,收到自称维信卡卡贷催收人员的电话、短信“问候”,不仅如此,其家人也已经不堪忍受催收的骚扰。新金融头条了解发现,这些催收人员属于第三方公司,并非维信金科内部催收,但借款人多次向其反映后并未得到任何有效的解决。

  事实上,这位借款人的遭遇并非个案,聚投诉上关于维信卡卡贷的的投诉高达上千条,投诉内容包括骚扰通讯录、收取砍头息、故意逾期等。业内人士指出,信用卡代偿行业恶性催收现象频发,和其资产端质量变化有关。在监管及市场的挤压下,信用卡代偿行业的“钱景”并不乐观,不少头部平台仍处于赔钱赚吆喝的阶段。

  重点发展信用卡代偿业务

  1月2日,维信金科公告称,已于2018年12月31日完成出售杭州维仕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此后,该公司将不再经营线上至线下业务平台,将通过其线上业务继续满足大致上相同的借款人群体的需求,且线上业务的经营成本远低于线上至线下业务。公司亦将保留现有线上至线下贷款,其于2018年6月30日的公允价值余额为人民币43.886亿元。

  公告称,公司亦已与各名买方订立不竞争协议,据此订约方同意,于签订买卖协议日期起计的3年内:买方及目标公司不得从事与该集团相同的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或其他与该集团业务相似、相同或构成竞争的线上信贷业务;及买方及目标公司须优先介绍任何借款金额超过人民币3万元的信贷业务予该集团以换取转介费。

  维信金科2018半年报显示,截至18年6月30日,其线上至线下信贷产品交易数目1.5万宗,占总交易数的1.4%;贷款实现量18.27亿元,占总贷款实现量19%。结合数据可以发现,该被出售公司的线上转线下业务对维信金科贷款实现量的贡献占比较小。而据上述公告,在剥离线下业务后,维信金科的业务重心将转移至线上及信用卡余额代偿方面,重点发展其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维信卡卡贷。

  据悉,维信卡卡贷主要提供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即当信用卡持卡人需要进行分期还款时,持卡人向代偿平台申请贷款替持卡人还清信用卡账单。之后,信用卡负债转移到代偿平台,从而使得持卡人重新获得信用卡额度和债务展期。到期后,用户需要向代偿平台还款。

  随着我国信用卡持卡人数和发卡量快速上涨,从 2014 年起,市面上开始出现了各式各样的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包括拉卡拉旗下“替你还”、萨摩耶金融旗下“省呗”、数禾科技旗下“还呗”、小赢科技旗下“小赢卡贷”等。一些互联网公司也纷纷入局信用卡代偿领域。截至2017年年底,以未偿还本金余额计算,维信卡卡贷以16.4%的占比市场排名第一。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市场上的信用卡代偿大都走的是消费金融版“次贷”的路子,涉嫌违规套现贷,而这种套现转贷款的操作很有可能演变为变相的非法高利贷。“有些平台实际分期还款利率甚至高达30%至50%”,该人士指出,“但市场仍然火热,因为盲目消费的、拆东墙补西墙的人太多了。”

  另外,“征信”的存在迫使很多“珍惜”自身信用的人“拆东补西”。如果信用卡逾期,直接在征信上体现,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征信记录良好,很多用卡人在“过度消费”后,宁愿接受高利率,也要选择信用卡代偿来进行还款。

  不过,如果信用卡代偿公司的信用风险管理系统无法有效控制风险,或及时升级风控技术,公司的逾期率水平将会不可避免的恶化,随之出现一系列连锁反应。

  涉嫌利率畸高、暴力催收

  2018年3月,李飞(化名)因资金周转需要便在维信卡卡贷上借款33300元,共分为6期还款完毕。据李飞透露,前5期都在正常还款也并未出现问题,但到最后一期因资金未能跟上出现额逾期状况,于是收到不明身份人员的电话骚扰,威胁还款。“他们黑了我的手机通讯录,给里面200多个联系人每个小时发一条侮辱短信,说的话真的的是不堪入目。”李飞表示,就此事曾与维信金科客服沟通,对方称上述行为“不是我们公司做的。”

  新金融头条发现,通过卡卡贷微信服务号或卡卡贷APP,点击“快速体验版”通道即可免征信贷款。收费方面,卡卡贷还信用卡贷款月利率为0.55%-0.85%,此外还收取0.1%-0.8%的月服务费率,以及2%-3%的还款手续费,该手续费从贷款金额中一次性扣除。

  新金融头条在聚投诉官网看到,与卡卡贷相关的帖子有2429例,关于维信金科的投诉帖多达3710个,投诉内容包括暴力催收、以会员费的名义收取砍头息等。其中,多名投诉用户称,被强制收取了会员费,费用从499元至1199元不等,且未经用户允许即被扣费。此外,还有用户投诉表示,明明账户余额充足,但系统不扣款,导致无法成功还款,最后不得不缴纳因逾期产生的上百元费用。还有一位张先生投诉称,自己想提前一次性还清借款,但操作了多次次都提示失败,最后导致订单被锁定,无法进行任何操作。

  业内人士指出,信用卡代偿出现恶性催收现象,和其资产端质量变化有关。信用卡人群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最优质的用户(现金流良好,无需分期);第二类是次优级用户(还款能力稍弱,经常“拆东墙补西墙”,俗称循环户);第三类是信用不良用户(信用差,经常性逾期)。此前信用卡代偿平台主要为第二类用户提供信用卡余额代偿服务,但随着市场竞争加剧,信用卡代偿平台的目标客群有所扩大,从最初的循环户逐步向下覆盖更多次贷用户,即“松风控、紧催收”。

  与此同时,随着逾期率的上升,信用卡代偿平台不得不提高利率以覆盖成本。业内人士指出,初期信用卡代偿的利率普遍低于信用卡分期利率(18.25%),2015 年以后,各平台普遍开始采取根据客户资质给予不同的分期利率的策略,部分客户借款利率高于信用卡分期。据维信金科招股书中披露,2015~2017年维信金科平均实际年利率分别为41%、38%、39.6%,全部超过了民间借贷年化利率36%。

  随着2018 年消费金融监管新规的落地,信用卡代偿业务的年化利率有所下降,数据显示,2018 年上半年“卡卡贷”的实际年化利率高达 34.4%,小赢卡贷的实际年化利率在 9.98% 至 36.00% 之间,萨摩耶金服省呗的实际年化利率也达到 21.5%,均高于银行信用卡分期18.25%的年化利率。

  随着多家银行下调分期利率,以及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对信用卡代偿领域的进军,信用卡代偿平台资产端的优势正在逐渐消退,而资金端的劣势难以改变,多数平台正处在烧钱阶段,亏损严重,如维信金科2015年、2016年、2017年度分别亏损3.03亿元、5.65亿元及10.03亿元,累计亏损18.71亿元。在此背景下,多家信用卡代偿平台相继上市也就不难理解。

  不过,资本市场总是最敏感的。梳理几家上市信用卡代偿平台股价走势可以看到,维信金科1月3日收盘价6.6港币,较历史最高价22.65港币跌幅超过70%。51信用卡、小赢科技的最新股价均已跌破发行价,其中51信用卡腰斩、小赢科技跌去7成。

  维信金科也在招股书中承认了业务未来发展的风险:中国的消费金融市场近期受到的监管有所收紧,且或会继续受到更为严格的监管审查,公司可能需要不时对业务作出重大改变,以遵守法律、法规及政策方面变化。

  业内人士指出,未来,对于信用卡代偿业务的监管应该重点考虑在利率和“贷后管理上”。从业务属性上来讲,信用卡代偿也是一种借贷行为,如果利率畸高的话同样也涉及高利贷等一些列问题。再者,暴力催收、窃取他人隐私的这种“催收行为”,也涉及违法犯罪,这两个问题目前是信用卡代偿的主要问题。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